I wasn’t born yesterday

I wasn’t born yesterday 意為「不傻;不易上當;不是三歲小孩」。這個慣用語於 1800 年代末期開始使用,但真正的起源無從考證。美國 1950 年上映的一部愛情喜劇電影《絳帳海堂春》(Born Yesterday) (電影改編自更早幾年推出的同名百老匯歌劇) 以及這齣同名歌劇,是此慣用語變得非常流行的主要推手。

例句:

  • Don’t think you can fool me with that old ruse. I wasn’t born yesterday. (別以為可以用那種老把戲愚弄我。我可不是三歲小孩)
  • Of course I know that major political issues can’t be fixed overnight. I wasn’t born yesterday, you know. (我當然知道重大的政治問題無法在一夜之間獲得解決。你知道嗎,我可不是三歲小孩)

Be my guest

Be my guest 意為「別客氣,請便」。這個慣用語可能沒有我們想像那麼古老,因為它到 1950 年代才開始使用。

這個起源於美國的慣用語因美國酒店經營者暨希爾頓連鎖酒店創辦人康拉德‧希爾頓 (Conrad Hilton) 的自傳《Be My Guest》以及諸多不同的廣告活動而變得流行。

例句:

  • A: Do you mind if I use your cellphone? (A:你介意我用你的手機嗎?)
    B: Not at all—be my guest. (B:別客氣 - 請便)
  • If you want to tell her the bad news, Amy, be my guest. (艾美,如果妳想告訴她這個壞消息的話,那就請便吧)
  • “May I look at this book?” “Be my guest!” (「我可以看看這本書嗎?」「請便!」)
  • “Can I try out your new skateboard?” “Be my guest.” (「我可以試滑一下你的新滑板嗎?」「滑吧。」)

Motherhood and apple pie, mom and apple pie

Motherhood and apple pie 和 mom and apple pie 為美國同義慣用語,雖然兩者的字面意思略有差異,分別為「母性與蘋果派」和「母親與蘋果派」,但比喻意思皆為「美國人的核心信仰;美國人最重視的價值;美國人最根深柢固的特性」,進而被比喻為「和母性/母親與蘋果派一樣具有美國特色;道地、十足或典型的美國特色」。.

Motherhood and apple pie 於二次世界大戰後變得流行。但比它更早出現的 mom and apple pie 一度是二戰期間美軍的流行用語。當美國大兵被問到他們為何而戰時,他們的回答通常是 “for mom and apple pie”。這項回答幾乎無處不在,而回答者往往面帶微笑。
閱讀全文

You can’t fight city hall

You can’t fight city hall 是個美國慣用語,意為「民不與官鬥」,說得白話一點就是一般平民百姓若要對抗官僚或與官僚交手,似乎必敗無疑、至少是獲勝無望。City hall 原意為「市政廳;市政府」,但在這個慣用語中代表的是官僚機構或任何層級的政府機關。

這個慣用語在 20 世紀期間廣為流行,但它早在 1800 年代後半期就已經開始使用,可能與當時的紐約政壇有關。坦慕尼協會 (Tammany Hall) 創立於 1789年 5 月,最初是美國一個全國性的愛國慈善團體,專門用於維護民主機構,到了 1800 年代後半期則成為紐約最強有力的政治組織,掌控紐約民主黨,實際上就是控制了市政府。當時坦慕尼協會勢力龐大,若有人想對抗市政府,那是不可能的。
閱讀全文

In a vacuum

In a vacuum 意為「在真空中;與世隔絕;脫離現實」,是個負面詞。1600 年代中期在科學界有能力創造「真空」 (vacuum) 之後,這個詞便開始大量出現在科學文獻中。在此之前,真空的概念純屬哲學上的想像。

從上面的釋義可知,in a vacuum 的字面和比喻意思兼而有之,其中比喻意思「與世隔絕;脫離現實」是在字面意思「在真空中」使用了數百年之後才出現,而成為慣用語。Vacuum 是個拉丁字,原意為「空白;空虛」。 閱讀全文

Putty in one’s hands

Putty in one’s hands 意為「任由某人擺佈;易受某人擺佈或影響」。這個慣用語可用作隱喻 (metaphor) 而寫成或說成 be putty in one’s hands,如 My brother is putty in my hands. (我弟弟易受我的影響),或者用作明喻 (simile) 而寫成或說成 be/seem like putty in one’s hands,如 She seems like putty in his hands. (她似乎任由他擺佈)。

Putty in one’s hands 的隱喻用法首次出現在 1924 年,但它的使用量在 20 世紀末大幅增加。這個慣用語中的 putty 意為「油灰」,是白堊粉和亞麻籽油的混合物,最常用來密封窗玻璃。 閱讀全文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意為「不管怎樣;無論有什麼困難」(no matter what happens; no matter what difficulties may occur)。這個慣用語於 1870 年代首次出現在印刷品中;然而,在那時之前它似乎就已被廣泛地使用。另有一說是,這個口語最早是出現在 1915 年。不過,此一慣用語似乎源自美國。

例句:

  • I am determined to finish the job this week,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我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在本週把工作完成)
  • I’ll be there tomorrow,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不論有什麼困難,明天我都會到那裡)
  •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we will remain silent on/about Keven’s extramarital affair. (不管怎樣,我們仍會對凱文的婚外情保持沉默)

Chew the fat

Chew the fat 意為「閒聊,閒談」。這個慣用語直到 1880 年代才開始被用來表示這意思。在此之前,它在英國的意思是「抱怨,發牢騷」。

這個慣用語可能源自航海,傳說航海的人在船上常常一邊咀嚼鹽醃的豬肉 (肉上面的油脂都已硬化,必須用力咀嚼才能消化) 一邊閒聊打發時間或一邊抱怨海上漫長的生活。

另有一說是,這個慣用語源自美洲原住民因紐特人 (Inuit)。根據因紐特人的古老傳統,他們為了取得動物毛皮,會用牙齒把毛皮上的肥油咬掉,由於這要花滿多的時間,因此他們就一邊咬一邊聊起天來了。 閱讀全文

Rub someone’s nose in it

Rub someone’s nose in it 意為「揭 (某人) 的瘡疤;不斷提起 (某人) 以前的過失」。這個慣用語源自一種粗暴且無效的訓練寵物狗不在室內便溺或能在室內定點便溺的方式,那就是飼主將狗的鼻子按在牠們拉的糞便上摩擦,希望藉此讓狗不敢再隨意大小便。這個慣用語的比喻意思於 1900 年代中期開始使用。

值得一提的是,訓練寵物不在室內便溺或能在室內定點便溺的英文叫做 housebreak (vt.),其過去式和過去分詞分別為 housebroke 和 housebroken。Housebreak 還有「闖空門」的意思,而 housebreaker 為「闖空門的盜賊」。 閱讀全文

Back the wrong horse, bet on the wrong horse

To back the wrong horse 和 bet on the wrong horse 為同義詞,意為「下錯了賭注;押錯了寶;看錯人;做了錯誤的決策或決定」。它們源自賽馬,指賽馬時下錯了賭注,亦即自己所下注的馬跑輸了。

這兩個慣用語跟賽馬一樣古老,但它們在 1800 年代中期之後變得非常流行,尤其是被用在政治場合。在這兩個慣用語中,bet on the wrong horse 自 20 世紀中期以來已變得比較常用。

必須注意的是,back 在此的意思為「下賭注於,投注於」,與 bet on 同義。Back 的動詞三態為 back, backed, backed,而 bet 的動詞三態都是 bet。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