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每兩小時增加一個新字新詞

英語是全世界最豐富的語言,英語有許多字在其他語言中並沒有對應字。它在 2009 年 6 月 10 日達到 1,000,000 字大關。英語每兩小時就增加約一個新字新詞,每年約增加 4,000 個新字新詞。

Selfie stick

智慧型手機問世後,自拍熱潮即沛然莫之能禦,迄今仍未稍歇。現在許多人應該都知道「自拍」的英文叫做 selfie (亦意為「自拍照」;-ie 的發音同 barbie 的 -ie)。這個字甚至被牛津字典 (Oxford Dictionaries) 選為 2013 年度風雲字,可見自拍的魅力和威力銳不可擋。與此同時,各種輔助、增強或美化自拍的軟硬體紛紛出籠,推陳出新,其中一款叫做自拍棒、愛拍棒或自拍桿的器材,由於可用來夾住相機、手機或平板,而且一般價格僅約數百台幣之譜,更是賣得嚇嚇叫。這種自拍棒、愛拍棒或自拍桿,英文就是本文的標題 selfie stick。走筆至此,有人可能會納悶,selfie stick 只是個產品用語,何奇之有,而且跟英文學習似乎沒什麼關係?其實不然!因為大家經常耳聞的「自拍神器」一詞,英文就是 selfie stick,這應該會引起大家的興趣了吧,如 There are many different types of selfie sticks in the market. (市場上有許多不同類型的自拍神器)。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自拍,也不是每個人都對自拍神器奉若神明。有些人對自拍熱潮並不以為然,甚至創造了一個同義的貶抑字來揶揄自拍神器:narcisstick。這個字是由 narcissistic (自戀的) + selfie stick (自拍神器) 拼綴而成,意為「自戀神器」,亦寫成 narcis stick 或 narcissistick。這個新字最早是在 2014 年 1 月出現在推特上,似乎來自印尼,因為有一名印尼的推特用戶在其推文中使用了 “tongkat narsis” 這個詞,翻譯成英文就是 narcis stick 或 narcisstick。世界知名新聞媒體《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2015 年 1 月 4 日就有一篇有關 narcisstick 的報導。以下為該篇報導的部分引文:

I’d seen the same phenomenon when I was touring the Colosseum in Rome last month. So many people were fighting for space to take selfies with their long sticks — what some have called the “Narcissistick” — that it looked like a reprise of the gladiatorial battles the place once hosted.
—David Carr, “Selfies on a Stick, and the Social-Content Challenge for the Media,” The New York Times, January 4, 2015

牛津英語大辭典 收錄近 900 個新字新詞

《牛津英語大辭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ED) 每年會進行 4 次的新字新詞收錄。根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OED 13 日公布最新收錄的詞彙,總計有近 900 個之多。茲舉其中幾個字說明如下:

bathroom break (名詞):活動期間短暫的如廁時間。
beatboxer (名詞):表演節奏口技 (beatbox) 的人。
bestie (名詞):摯友或閨密。
bookaholic (名詞):習慣閱讀或瘋狂買書的人。
DIYer (名詞):自己動手做 (DIY) 的人。
do-over (名詞):(第一次失敗或做得不滿意後) 再次或更多次的重做或嘗試。
scissor-kick (動詞):剪刀腿飛踢。

怪字年年有 今年特別多:Doorer, phubbing 等字可能成為下一波流行語

據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 報導,致力於研究特殊英語詞彙的英國作家波伊諾德 (Adam Jacot de Boinod) 發現,2013 年報紙、廣播、電子與社群媒體出現不少新字,包括下列他認為奇特和怪異的新單字與片語。他表示,這些新詞彙有可能成為下一波流行語。

  • Bankster:從事非法行為的銀行人士。
  • Boil the ocean:承擔野心過大的事情。
  • Brass ceiling: 婦女在軍中要爬到高階職位所遭遇的困難。
  • Buffling:在商業場合講話文不對題。
  • Caxirola:為巴西世界盃足球賽所創造的加油道具。
  • Doorer:開車門導致機車或腳踏車騎士撞上而摔倒的人。
  • Facekini:臉基尼 - 在海灘作日光浴時所戴的防曬面罩。
  • Faitheist:對宗教抱持寬容態度的無神論者。
  • On the bubble:決定成敗的關鍵點或關鍵時刻。
  • Phubbing:在社交場合只顧著低頭玩手機而冷落朋友的行徑。低頭族的英文為 phubber
  • @Pontifex:教宗方濟各的推特帳號。
  • Prancercise:騰躍運動 - 一種模仿馬的動作的運動。
  • Push ring: 產後戒指 - 婦女生產後,老公所贈送的戒指。
  • Underbrag:承認缺點,但表現出自己有足夠的信心克服這些缺點的樣子。

Twitter 太火紅 牛津英語大辭典破例納入 tweet

根據外電報導,英國《牛津英語大辭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ED) 日前公布新版本,新增逾 1200 個詞條和新解釋。最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當紅炸子雞 Twitter (推特 - 社群網站名稱) 實在太紅了,OED 破例將出現未滿 10 年的 tweet 這個可當動詞和名詞用的新解釋「在推特上推文;推文者」也納入。

《牛津英語大辭典》最新一季更新的辭彙中,follow、follower兩字不僅限於原有的意思,還涵蓋過去 6 年快速成長的社群媒體術語。

OED 總編輯辛普森說:「這至少打破 OED 一項原則,亦即一個字至少要存在 10 年,我們才會考慮收進辭典。但它實在太火紅了。」辛普森說,tweet 從 2006 年出現到 2012 年止,相關例句已成長逾 50 倍。

OED 部分新增字:

  • crowdsourcing (群體外包):徵求一大群人提供想法以獲資訊,或徵求一大群人來做某事或提供服務,一般是透過網路。
  • dad dancing (老爹舞;老爹舞技):中老年人在婚禮中,隨著流行音樂表演過時的舞技。
  • geekery (技客,怪咖;技客行為,怪咖行為):原意為奇特的馬戲團表演,現指對某種主題或事物 (尤其是電腦、科技) 特別專精者,或癡迷、狂熱追求某種事物的行為。
  • flashmob (快閃族):指一大群人透過網路、手機等方式相互召集在公共場所,一同做出預先安排的動作,做完後立即解散。

Homebody

近年來「宅經濟」(Otaku Economy) 興起,而其主要推動者或促進者就是所謂的「宅男」、「宅女」們。他們整天窩在家裡看 DVD、玩線上遊戲、看漫畫、逛網路拍賣平台等等,讓相關產業在經濟不景氣中,還能逆勢成長,這種由宅男宅女們引發的跨國界商機與現象就被稱為「宅經濟」。由於幾乎足不出戶,宅男宅女們往往比較缺乏社交能力和人際關係,因此「宅男」或「宅女」這名詞通常帶貶義,即使沒有貶抑的意思,亦非正面之詞。

根據搜尋統計數字,宅男 (或宅女) 的英文是頗多人想知道的答案。然而,網路上甚至是國內一本英漢雙解詞典所提供的答案,似乎都有誤導之嫌,因為它們皆非美國人道地的宅男說法。網路上有人「假會」(台語) 說宅男的英文是 geek,而國內這本詞典則是以附錄方式加入宅男的英文 home geek,而非原英英字典就有的詞。

Geek 這個字原義為「反常的人;怪胎」,但在電腦和網路科技發達後被賦予新的意義,即舊詞新義,意為「電腦技術高超的人;電腦和網路知識豐富的人」,也就是「電腦高手」。有人將 geek 音譯為「技客」,不讓 hacker (駭客) 專美於前,可見 geek 的電腦知識和技術非一般人能望其項背。然而,宅男強調的是「宅」,也就是整天窩在家裡看影片、上網、玩線上遊戲的行徑,他們大多對電腦不精 (不排除其中亦有電腦高手),有的可能連作業系統都不會安裝,只會開機上網而已。若叫宅男 geek 或 home geek,恐難避免抬舉之譏,亦難阻卻牛頭不對馬嘴之訕,更難杜絕悠悠之口! 現在再來看一個使用 geek 的新詞,以印證 geek 的真諦,那就是 alpha geek;這個詞已被收錄為英文字,意為「辦公室或部門內科技知識最豐富或最懂電腦的人」- 所以,辦公室或部門內若有難解的電腦問題,當然都是向他或她求救。

總而言之,宅男 (或宅女) 最正確、最道地的英文就是本文的標題 homebody。林書豪爆紅後,隱私越來越少,有次他在接受訪問時說:「如果能有屬於我的一天,我想在家裡跟兄弟們打打電動玩具,做個宅男就好。」他所說的宅男就是用 homebody 這個字。「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 VOA) 網站的一篇文章,先後使用 homebody 和 shut-in 來指宅男 (或宅女),換言之,宅男亦可用 shut-in 來表示,只是 shut-in 沒有 homebody 那麼常用罷了。例如:

  • I’m a homebody, I don’t want to go out; just come over and I’ll make you dinner. (我是宅男,我不想外出;就來我家吧,我會為你準備晚餐)
  • Don’t ask her to come with us, she’ll say “no” because she’s a homebody. (別叫她來跟我們在一起,她會說「不要」,因為她是宅女)

Owling

這個新字保證現在還查不到,你頂多只能臆測它可能跟「貓頭鷹」(owl) 有關,即使維基百科 (Wikipedia) 有收錄這個字,但它的解釋是:Owling 是中世紀 (Middle Ages - 從古代到文藝復興,西元 476-1453 的歐洲歷史時期) 的用語,意為「將綿羊或羊毛從英格蘭走私到另一個國家」(the smuggling of sheep or wool from England to another country)。這當然不會是本文標題所要表達的意思。

Owling 的確跟貓頭鷹有關,而且源自貓頭鷹。這是網路上,或更精確地說,臉書及其他社群網站上,一種繼仆街 (planking) 之後興起的新流行狂熱,筆者暫譯為「棲街」。「棲街者」像貓頭鷹棲於樹上一樣蹲坐在一些不尋常的地點,雙眼凝視前方,然後拍照並將照片上傳到網路與粉絲分享。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棲街甫在數週前才開始在澳洲流行,但現在美國和英國也興起這股狂熱,臉書上至少已有兩個棲街粉絲團,會員都在千人以上。

既然棲街是繼仆街之後流行的網路時尚,這不就宣告仆街「壽終正寢」了嗎?! 那也不盡然,只是現在仆街成了主流活動,失去了網路那種「搞怪」、「新奇」的成分,不再吸引網路年輕族群了。由此再次印證了網路求新、求變的特性。

棲街的圖片及相關用語請參閱「Owling! New crouching craze springs up on the internet/網路新流行狂熱:(貓頭鷹) 棲街」。

Fake-ation

2009 年 6 月 25 日筆者曾發表一篇題為「Staycation – 在家度假 (宅度假)」的文章。Staycation 這個字在 2008 年初被創造出來後風靡一時,甚至被最新版的《牛津英語辭典》(Oxford Dictionary of English — 這本辭典與《牛津英語大辭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ED) 並不一樣) 所收錄,成為英語的正式成員。

然而,僅僅兩三年時間,staycation 就「退流行了」,取而代之的是 fake-ation。現代人工作忙碌,生活步調緊湊,往往休個假也不得安寧,弄得休假比上班還累。Fake-ation 就是專為這種情況所創造的字,意為「大部分時間都在收發電子郵件及處理與工作相關之事務的休假或度假」。這個新字為名詞,是由 fake 和 vacation 拼綴而成,亦可寫成 fakeation, fakation, facation,而休假也不得閒的人則叫做 fake-ationer。

事實上,這個字就像它的拼法一樣有多個意思,除上述意思外,至少還有下面三個意思,其中以第 3 個意思最常見:

  1. 沒病請病假 (不上班)
  2. 禍不單行、問題或麻煩接連發生的假期
  3. 人在家裡卻裝著好像外出度假 (如塗抹防曬油) 的假裝度假 (pretend vacation)

根據美國旅遊顧問公司 TripAdvisor 對 3000 名客戶所做的一項調查,69% 的受調者在休假或度假時大部分時間都在處理與工作有關的事務,僅8% 的人表示他們度假時完全不談公事,不過他們所選擇的度假地點大多是手機無法收訊且電腦無法連線的地方。該公司一名主管指出,隨著智慧型手機 (smart phone) 和無線上網 (wi-fi connection — wi-fi 中的兩個 i 都發 [ai] 的音) 越來越普及,休假或度假期間完全不處理公事的情況將成為一個虛幻的目標 (will-o’-the-wisp)。

Linner, dunch — 下午茶?

Linner 和 dunch 都是由 lunch 和 dinner 拼綴而成,都是指午餐後、晚餐前享用的餐點,若根據 brunch (由 breakfast 和 lunch 拼綴而成) 的「早午餐」稱法,將 linner 或 dunch 稱為「午晚餐」,應該不會引發爭議。但若稱之為「下午茶」呢?

這兩個新字是由喜歡在下午活動的人士所創造的,它們一般都在下午大約三點至五點之間食用,餐點通常包括茶或咖啡配甜點,有時還有水果、沙拉或一份口味清淡的三明治。雖然這與我們所認知的「下午茶」意義不盡相同,但已相去不遠,或者可稱之為另類「下午茶」。

不過,必須注意的是,網路上的 afternoon tea 是個錯得非常離譜的譯法。「下午茶」跟 tea 有什麼關係呢? 大家都知道,「下午茶」不一定喝茶,而且它指的是餐飲。這就跟 tea break 不一定喝茶,而 coffee break 不一定喝咖啡一樣,因為它們都是指上班或工作期間的休息時間,或是停下工作來吃點東西或喝點什麼的,但不一定是茶或咖啡。或許有人認為應該用 teatime,但這個字真正的意思是「(英國下午或傍晚的) 喝茶時間」,與我們所認知的「下午茶」意義也有差異。

Linner 或 dunch 雖都是指午餐後、晚餐前享用的餐點,但時間上有先後之分,linner 比較接近 lunch,而 dunch 比較接近 dinner,所以 linner 發生的時間比較早,亦即 Lunch → Linner → Dunch → Dinner,如 What do you want for linner? (下午茶你要吃什麼?)

Flexisexual, hiberdating

七年前美國歌手「小甜甜」布蘭妮 (Britney Spears) 和瑪丹娜 (Madonna) 在 MTV 頒獎典禮上公然喇舌 (French kiss),曾經轟動一時。她們既非同性戀亦非雙性戀,但若非在公眾場合,兩人很可能就大炒其飯以澆熄熊熊的慾火。

好萊塢知名女星安潔莉娜裘莉 (Angelina Jolie) 和茱兒芭莉摩 (Drew Barrymore) (兩人現年都是 35 歲) 皆曾公開她們被女性所吸引且已跟女性共赴巫山雲雨的經驗,至今兩人仍無法忘情於「女女戀」的歡愉時光。目前跟布萊德彼特同居的裘莉更承認曾跟日裔美籍名模清水珍妮 (Jenny Shimizu) 有過性關係。至於梅開二度的芭莉摩則表示,與女人上床就好像透過別人探索自己的身體。另一位好萊塢知名女星、現年 24 歲的琳賽蘿涵 (Lindsay Lohan) 亦承認曾與女 DJ 拍拖,但否認自己是同性戀者;蘿涵所言不虛,不久她就投入了橄欖球明星丹尼.席比安尼 (Danny Cipriani) 的懷抱。

由於上述名女人的自爆,這種其實一直存在、但從未被公開的兩個既非同性戀亦非雙性戀的女性偶爾就來嘿咻一下的現象,終於浮上枱面。剛開始,相關領域的專家竟遍尋不著一個可以稱呼這種現象的名詞,後來他們就創造了 flexisexual 來指這種因明星效應而變潮的女女戀現象。flexisexual 這個新字是由 flexible 和 sexual 組合而成,中文就翻譯為「彈性戀」。一般而言,人類的性取向 (sexual preferences) 主要有三,即異性戀 (heterosexual)、同性戀 (homosexual) 和雙性戀 (bisexual)。現在大家已知道,人類還有第四種性取向,那就是彈性戀。

據心理學家 Dr Cecelia D’Felice 表示,彈性戀者以 30 至 40 來歲的女性居多,她們主要是異性戀者,但碰上心儀的女性也會偶爾炒飯一下。她說:「女性年屆不惑,心態會比較開放、性態度也比較有自信,假如機會出現,她們會想:有何不可呢? 尤其是一些剛結束一段長期男女關係的女性更願意有新的體驗。」

在英文最近出現的新字新詞當中,另一個值得討論的是 hiberdating。近日來,國際間最熱門的新聞莫過於爆料網站「維基解密」(WikiLeaks) 刊出美國外交機密文件及該網站創辦人朱立安.亞桑傑 (Julian Assange) 被控強姦投案一事。亞桑傑被控的強姦事件發生在今年8月間他到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參加「戰爭與媒體角色」研討會並擔任主講人期間。當時他先後和兩名女粉絲發生一夜情 (one-night stand),但你情我願的男歡女愛 (consensual sex) 之後,有人反悔了,指控亞桑傑性侵。儘管「維基解密」相關人士指稱亞桑傑係中了仙人跳或美人計 (honeytrap),但亞桑傑自命風流,管不了自己的下半身,貪圖一時的縱情 (fling),惹禍上身,算是咎由自取。不過,他們也指出,亞桑傑不會「重色輕友」,對朋友始終有情有義,而且一向對人友善,應該不會虧待那兩位一夜情的女子,她們為何提出指控,令人不解。

「重色輕友」這個詞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但它的英文如何表達呢? 事實上,在不久之前,英文並無表達「重色輕友」意思 (戀愛期間忽略其他朋友或與其他朋友中斷聯絡的情況) 的字或片語。但現在有了,那就是 hiberdating (動名詞)。這個字是由 hibernate (冬眠) 和 dating (約會) 拼綴而成,動詞為 hiberdate,如 I haven’t seen or heard from Michelle since she started hiberdating Allen four months ago. (自從四個月前蜜雪兒跟艾倫拍拖以來,我就一直沒有見到她或接獲她的消息)。在中國大陸,「重色輕友」又叫做「有異性沒人性」,顯然有異曲同工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