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me, love my dog

Love me, love my dog 意為「愛屋及烏;愛我就要接受我的一切」。這個慣用語源自法國格萊福修道院的聖伯爾納鐸 (Saint Bernard of Clairvaux)。他是格萊福修道院的創院院長,修道改革運動的傑出領袖,被尊為中世紀神祕主義之父,也是極其出色的靈修文學作家。

聖伯爾納鐸在佈道時使用了此慣用語,但他使用的是當時很常用的一句諺語 “He who loves me, also loves my dog.”。聖伯爾納鐸活躍於 1100 年代,所以 “love me, love my dog” 這個慣用語早在 1100 年代之前的某個時候就已開始使用。

例句:

  • Most of Tom’s friends didn’t like his brother, but they accepted him because Tom insisted, “Love me, love my dog.” (湯姆的朋友大多不喜歡他的弟弟,但他們接受他,因為湯姆堅稱「愛屋及烏」)
  • “Love me, love my dog” was not the workplace ethos of thirty or forty years ago. (「愛屋及烏」並非 30 年或 40 年前的職場信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