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sung hero

Unsung hero 意為「無名英雄」,其中形容詞 unsung 的意思是「(勤奮工作、巨大成就、英勇或自我犧牲的行為) 被埋沒的,未得到讚揚的」,如 Most of his achievements went unsung until after his death. (他的大多數成就都直到他死後才獲得讚揚)。如果你在乎性別的區分,那麼可以叫女性的無名英雄為 unsung heroine (無名女英雄)。

已知這個名詞最早是在 1800 年代中期出現在一份名叫 Merry’s Museum and Parley’s Magazine 的兒童期刊中。英雄應該受到讚揚、歌頌的概念早在數千年前就已存在。許多人認為 unsung hero 的起源可追溯到古希臘抒情詩人品達 (Pindar,約公元前 518 年至公元前 438 年)。
閱讀全文

Second wind

Second wind 意為「(身心疲勞後) 恢復力氣或精力;重新振作」,不是字面的「第二陣風」,其中 wind 的意思並非「風」,而是「呼吸;呼吸能力」(breath or the ability to breathe),須使用單數。這個片語第一次使用是在 1830 年代,就是指一個人在精疲力竭、喘不過氣來之後恢復了力氣和元氣。

例句:

  • The runners got their second wind somewhat when the gentle breeze cooled their face. (清涼的微風吹拂著跑者的臉頰,使他們稍微恢復了精力)
  • They started to feel they couldn’t walk any further but when they saw an inn in the not far distance they got their second wind. (他們開始感到累得再也走不動了,但看到不遠處的一間客棧時,他們又有了前進的力量)

Semi-, hemi-, demi-

Semi-、hemi- 和 demi- 這三個字首或前綴 (prefixes) 都意為「半」,但它們使用在不同的領域。

Semi- 除了「半」的意思外,還意為「部分的 (地)」及「(一段時期中) 發生兩次的」。這個字首源自意思也是「半」的拉丁文 semi-。英文字通常使用同一基礎語言的字和字根來構成。由於 semi- 係拉丁文字首,因此它往往也與源自拉丁文的字用在一起。

在有關技術、科學及數學的領域中,semi- 經常被用來表示「半;部分的 (地)」的意思。英語人士在創造意為某事物之半的字詞時,最常用的字首就是 semi-。例如:semiconductor (半導體)、semi-autobiographical novel (半自傳體小說)、semiannual plant (半年生植物);The gun is semiautomatic. (這把槍是半自動的)。
閱讀全文

Cold-call

Cold-call 意為「(未經要求而打給潛在客戶的) 冷不防電話,推銷電話;主動登門推銷商品」。由於客戶事前並無準備 (warm-up),亦即先前並未與推銷員有任何的接觸或顯示對其產品有興趣,cold-call 因而得名。這個字於 1970 年代開始成為廣泛使用的商業用語。

《牛津英語大辭典》(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ED) 所列的這個字都有連字號,可當名詞和動詞 (及物或不及物) 用,但在實際應用上,沒有連字號的拼法 (cold call) 經常可見。當動詞時,這個字的時態變化為 cold-call, cold-called, cold-called,第三人稱單數為 cold-calls。Cold-calling 除了是現在分詞外,亦可當名詞用。打這種冷不防電話的推銷員則叫做 cold-caller。
閱讀全文

Slave driver

Slave driver 意為「逼迫他人拼命工作的人」,通常指苛刻的老闆或上司強迫員工拼命工作或加班,但有時亦指嚴格的老師要求學生做很多作業或交很多報告,或是指父母強迫子女拼命唸書或做很多辛苦的事情。這個名詞首次出現在 1790 年代,當時僅用作字面的意思,即「奴隸的監工」,後來才被用作比喻的意思,指要求別人的工作量超出合理範圍的人。

Slave driver 通常不被視為冒犯詞,但使用時仍要注意讀者或聽者的感受。這個複合名詞沒有連字號,除非當形容詞用,修飾另一名詞。

例句:

  • Mr. Smith is a real slave driver. (史密斯先生真是個苛刻的老闆)
  • Our boss became a slave driver during the peak season. (在趕訂單的旺季,我們的老闆就變得苛刻,會逼迫員工拼命幹活)

Food coma

Food coma 字面意思為「食物昏迷」,是指飽餐一頓或吃大餐後昏昏欲睡的狀態,也就是吃飽想睡,但這是一種正常的現象。它的學名叫做 postprandial somnolence (餐後或飯後嗜睡)。這個詞於 2014 年才被《牛津英語大辭典》(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ED) 所收錄,是個相當新的用語。逢年過節或其他重大慶祝活動期間,在大吃大喝、酒足飯飽之後最常出現這種昏昏欲睡的狀態,使用「食物昏迷」來形容這種現象,似乎頗為貼切。這個詞的複數為 food comas。

例句:

  • I was suffering from a food coma after a big dinner with some friends. (我和一些朋友吃大餐之後昏昏欲睡)
  • He ate too much at lunch and went into a food coma. (他午餐吃太多,陷入了昏睡狀態)

Wild-goose chase

Wild-goose chase (wild 和 goose 之間有時不加連字號) 意為「白費力氣的追求;愚蠢 (或毫無希望) 的追尋;徒勞之舉」。這個片語首見於 1592 年莎士比亞所寫的戲劇《羅密歐與茱麗葉》中。但 wild-goose chase 最初是用來指一種賽馬。

在這種賽馬中,領頭的騎士以飄忽不定的路線在空曠的田野奔馳,後面的騎士在不同的距離間隔策馬追趕,且必須跟隨領頭騎士的確切路線前進。這種賽馬的概念來自野雁 (wild goose) 的飛行隊形,其確實的規則無從考證,但合理的假設無非是,誰能追上領頭騎士誰就獲勝。
閱讀全文

Five o’clock shadow

Five o’clock shadow 意為「(男性下巴當天長出的) 鬍渣」。男性下巴上的鬍鬚 (beard),成長速度因人而異,有的長得比較快,有的長得比較慢。如果你原先並不知道這個片語的意思,那麼光從字面想必很難猜出它的意思。

Five o’clock shadow 是美國 Gem Safety Razor Company 在 1930 年代創造出來的名詞。該公司宣稱它生產的安全刮鬍刀能讓男性把鬍子刮得更乾淨,不會有 five o’clock shadow 的問題。下午五點 (five o’clock) 是上班族傳統下班的時間,所以從早上出門上班前刮完鬍子後到下班這段時間長出的鬍渣就叫做 five o’clock shadow。
閱讀全文

One-horse town

One-horse town 意為「鄉村小鎮」,指的是那種無足輕重、生活步調緩慢、沒有娛樂場所,而便利措施也少之又少的小鎮。One-horse 這個詞一度被用得很廣泛。在 1700 年代,它只有字面意思「單馬拉的」,如 one-horse carriage (單馬馬車)、one-horse plow (單馬拉的犁)。

在一百多年後的 1800 年代中期,one-horse 開始用作比喻的意思,意為「不重要的;小的」,如 one-horse hotel (小旅館;簡陋的旅館)。但除了 one-horse town 這個主美的用語外,這項用法已過時。叫某個地方為 one-horse town,通常被視為帶有侮蔑的意味。注意:one-horse 須有連字號。

例句:

  • Chicago was sort of a one-horse town. (芝加哥以前在某種程度上是個小鎮 )
  • I actually lost my way in this quaint one-horse town. (我竟然在這個古色古香的小鎮迷路了)

Gravy train

Gravy train 意為「肥缺;輕鬆好賺的工作;輕易賺大錢的機會」。這是個美國用語,可追溯到 20 世紀初。一般普遍認為它原本是個鐵路用語,指工作人員錢多事少的火車路線。然而,截至目前還未發現 gravy train 中的 train 被用作字面意思「火車」的實例。大約在此一片語出現的同時,gravy 這個意為「肉汁」的單詞,也被用來表示「意外之財;意外所得;輕易得來的錢」等俚語意思。Gravy train 為可數名詞,複數為 gravy trains,通常與介系詞 on 和動詞 ride 連用。

例句:

  • This kind of job is a real gravy train. (這種工作實在是肥缺)
  • Kevin is riding the gravy train again. (凱文再度佔了肥缺)
  • Tom ended up on the gravy train when he married his wife, whose family owns the largest telecommunications group in the world. (湯姆娶了他太太後終於一步登天,少奮鬥數十年。他太太的家族擁有全球最大的電信集團)
  • When the politician got elected to the Legislative Yuan, he knew he was on the gravy train. (這位政客當選立法委員時,他知道他大撈的機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