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Half 當主詞時通常接單數動詞,除非介系詞 of 後面之受詞的數使其應接複數動詞才符合「概念上的一致」(notional agreement):Half the membership seems satisfied, but I’m afraid half [of] the members are not. (半數會員感到滿意,但我擔心有半數會員不滿意) – 句中 membership 意為「全體會員」,為集合名詞,而 member 意為「會員」,為可數名詞。另外,half of 跟 all of 和 both of 一樣,其中的 of 皆可省略。

再者,在表示某東西的一半時,下面的說法或寫法都是標準英語。以半個蘋果為例:half an apple, a half apple, half of an apple。不過,美式英語認為說 a half apple 比說 half an apple 要來得好。

此外,在表示某東西的一個半時,half 在句中的位置會影響主詞和動詞的單複數。以一個半月 (45天) 為例,這有兩種寫法:one and a half months 和 a month and a half。前者要以複數來處理,如 One and a half months have passed since I saw him. (自我上次見到他以來已過了一個半月);a month and a half 須以單數來處理,如 A month and a half has passed since I saw him.

最後是,half 與 cut, slice, saw, divide 和 break 等動詞連用時,雖然邏輯上是某東西被切成、鋸成…兩半,應使用 two halves,但標準的慣用語是 cut/slice…in half。關於這一點,筆者已在 “cut…in half, in thirds, in quarters, etc.” 一文中做了說明。

隱含比較級 (implicit comparatives)

英文中有6個形容詞有時被稱為「隱含比較級」(implicit comparatives),它們是:major, minor, junior, senior, inferior, superior。這6個字 (原本在拉丁文中都是比較級形容詞) 均具比較級型態,但缺乏原級和最高級型態。

雖然它們隱含比較的功能,但在作用上其實就跟原級形容詞一樣。在現代英語用法中,major 和 minor 並不跟 than 搭配做比較,而 junior, senior, inferior, superior 雖可做比較,但其後的介系詞是接 to 而不是 than。例如:This restaurant is superior to the one we usually go to. (這家餐廳比我們常去的那家好);She is senior to everyone else in the company. (她在公司裡的年資比其他人都長)。

然而,事實上,由於在作用上就跟原級形容詞一樣,junior, senior, inferior, superior 有時仍可接 more 和 most 來形成比較級和最高級。例如:John is more senior than me. (約翰比我資深)。

-ward, -wards (字尾)

這兩個字尾與 back, down, up 或 on 等所構成的字幾乎隨處可見。但 -ward 所構成的字可當形容詞和副詞用,而 -wards 所構成的字只能當副詞用;換言之,若是形容詞,則只能使用 -ward 所構成的字,若是副詞,則可使用 -ward 或 -wards 所構成的字 – 就副詞而言,美國大多使用 -ward (或者說美式英語使用-ward 和 -wards 當副詞) 而英國大多使用 -wards (或者說英式英語僅用 -wards 當副詞)。例如:

He is a backward child. (他是個遲鈍的小孩)
She looked backward/backwards when she heard someone calling her. (當她聽見有人叫她時,她向後看了一看)

There is a downward trend of share prices. (股價下滑的趨勢)
He looked downward/downwards to avoid my eyes. (他低著頭看,以避開我的目光)

We can see the forward part of the ship. (我們可以看見船的前部)
He hurried forward/forwards to meet her. (他趕緊走上前去迎接她)

The plane’s onward movement was slowed by adverse winds. (飛機前進的速度因逆風而減慢)
Miss Lee hurried onward/onwards. (李小姐匆匆向前走去)
– forward 和 onward 都意為「向前 (的)」。

There is an upward movement of prices. (物價上漲)
The bird flew upward/upwards. (鳥兒向上飛去)

然而,當副詞用時,並非所有 -ward 和 -wards 所構成的字都可以互換,如 step forward (向前跨步) 是正確的英文,而 step forwards 則是錯誤的;不過,move backward/downward/upward (向後/向下/向上移動) 和move backwards/downwards/upwards 都是毫無疑問的標準美式英語,只是一般通常比較喜歡沒有 s 的字。

最後要討論的是 toward 和 towards。務必記住:這兩個字的詞類與上述完全不同,它們並非形容詞和副詞,而是介系詞。美式英語兩者都用,但使用 toward 比較多,而英式英語通常都使用 towards。

Jobless 可當形容詞和名詞用

別以為 jobless 僅當形容詞用,它還可當名詞 (集合名詞 – collective noun),而且這兩種詞類都是標準用法。

Jobless 當形容詞時意為「失業的」(unemployed),如 She’s been jobless for six months. (她已失業6個月);當名詞時意為「失業者」,如 He’s one of the thousands of jobless in this city. (他是本市數千名失業者之一),There are over 1,000 jobless in our town. (我們鎮裡有一千多人失業)。

所以,失業率的英文叫做 unemployment rate 或 jobless rate (不是 joblessness rate 哦!)。

Verbal, oral, orally, verbally

儘管 verbal 這個形容詞有「口頭的,非書面的」的意思,但它還有「言辭上的;言語的,字句的」的意思。所以,像 I gave him verbal approval. 這樣的句子有時被認為意思模稜兩可,因為它可能意為「我口頭批准他」,也可能意為「我書面批准他」。然而,這句其實並沒有混淆不清,因為它的主要意思是 I gave him spoken/oral approval. (我口頭批准他)。如果我們要表達「我書面批准他」的意思,我們一定寫成 I gave him written approval. 或 I gave him approval in writing.。

不過,要注意的是,在標準英語中,to inform verbally 可能意為「口頭通知」或「書面通知」,而 to inform orally 只有「口頭通知」的意思。因此,建議使用 to inform in speech 和 to inform in writing 或其他用語來表達確切的「口頭」和「書面」的意思,以免遭到雞蛋裡挑骨頭。

Garden gnome – 花園地侏(儒)

在網路上看到 Entrepreneur uses plastic prostitutes to advertise garden gnome business. (創業青年用塑膠妓女來促銷「花園地侏」軟體) 這樣一個句子,筆者猜想可能有不少人跟筆者一樣不是很瞭解 gnome (註:以 gn- 做開頭的字,g 不發音) 和 garden gnome 這兩個名詞的真正意義,因此特別引用 Elwing 提供的一篇文章,讓大家對他們有個基本的認識:

『我們常常容易把地侏 (Gnome) 和矮人 (dwarf) 混淆,可能因為他們在很多方面都很相似:他們都是矮個子,都有「向地性」,習慣在地底或山洞中活動,也喜歡蒐集珍寶。不過,這兩種歷史悠久的奇幻種族,還是有些不同,例如,矮人較常從事採礦、鍛冶的工作;而地侏則喜歡從事類似發明、製造的技術工作。此外,一般而言,矮人的體型還是比地侏壯碩一些;地侏的性情也比較活潑、隨性,不像矮人那麼穩重、固執。

地侏的由來?

Gnome這個字來自希臘文,原來的意思是「知識」。因此,地侏一般會被視為具有神祕知識技能的生物,尤其在奇幻世界中,地侏所具備的特殊知識反而很類似現實世界中的「科學」。當然不是說地侏不使用魔法,只是說,地侏發明或製造事物,較常運用類似物理化學原理的知識。在一些故事中,更是將地侏刻畫成皮膚縐褶無數、個子矮小、戴副厚重眼鏡的睿智小老頭,住處藏書萬卷,常常是冒險者在解決任務的途中必定要拜訪、尋求解答的對象,卻往往獲得難懂的謎語、或只說了一半的答案。

十六世紀的瑞士醫學家帕拉賽瑟斯 (Paracelsus) 也研究煉金術,他認為地侏是土地中最重要的元素精靈,他們可以在地底移動自如,但是他們不能照到日光,因為日光會讓他們變成石頭 (這點跟巨魔 troll 很像)。在歐洲,家家戶戶都習慣在自家院子裡擺放一尊可愛的矮人雕像,但那不是矮人,正是地侏喔,稱為「花園地侏」 (garden gnome)。電影《愛蜜莉的異想世界》中,女主角父親家中院子裡就有這麼一尊地侏像,女主角還把它偷走,讓它去環遊世界,跟她父親開了個大玩笑呢。

在其他的傳說中,地侏較近似地底下的小妖精或哥布林 (goblin),是愛搗蛋作怪的小妖怪。在童話故事中,地侏通常住在地底下,守衛著埋藏的寶藏。難怪有人戲稱,保管巨大財富的瑞士銀行家,就像是地侏一樣。

以上幾種傳說,便塑造了地侏在今日奇幻世界中的主要特質:跟土地有不尋常的關連、知識的寶庫、寶藏的守衛、愛開玩笑。其實,我們不難看出其中端倪:土地象徵自然,地侏正是從自然萬物的規律中獲得知識;知識是無形的寶藏,所以說地侏是寶藏的守護者;地侏樂觀的心態,也象徵了古人對智者的理想。

遊戲中的地侏形象

在「龍與地下城」角色扮演遊戲系統中,玩家可以選擇扮演地侏這個種族。「龍與地下城」中將地侏在傳說中的形象設定得更為仔細,這些設定也是大多數奇幻世界所共通的樣貌。例如:地侏擁有優良的技術能力,能勝任各種工匠、煉金師、發明家。地侏有強烈的好奇心與求知慾,富有實驗精神,喜歡自己動手做,有時甚至非常冒失魯莽。這樣的特質,使得他們非常適合擔任工程技師、學者、顧問、發明家、魔術師 (因為他們會發明很多唬人的機關)、珠寶工匠。

大多數的地侏都心地善良,好相處 — 只不過他們有時會捉弄你。是的,開玩笑、惡作劇、耍一些小把戲,也是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但是他們的惡作劇並不像小妖精那樣,是出於故意害人之心,而只是為了增添一些歡樂氣氛,或者,是因為他們的「實驗精神」作祟,純粹想看看某種機關或發明會產生什麼後果…。

另一個有趣的特色是,他們的名字都很長,甚至以長串名字為榮。他們喜歡為人命名、也喜歡接受命名。在他們的一生中,有個名字是母親取、有個名字是父親取的、有家族長輩給的名字、伯伯叔叔姑姑阿姨等親戚叫喚的名字,還有其他人也可能幫他取個小名。當然,可能除了他自己之外,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全名。

他們也愛好大自然的清新空氣,所以不太像矮人那樣住在很深的地底 (像是山洞),而比較接近地表,也比矮人常常到地面上活動。不過他們還是非常重視隱私權,不習慣讓人發現居處的入口。但是,也有居住習慣和矮人相同的地侏喔。地侏有個亞種族叫做「深地侏」(Deep Gnome)。根據「被遺忘的國度」中的設定,這個亞種和黑暗精靈一樣,都住在地底下的「幽暗地域」(Underdark) 中。』

Blame

Blame 可當動詞和名詞用。當動詞時,blame 意為「責怪,怪罪,把…歸咎於」,其後經常接介系詞 for 和 on,而 for 後面再接問題的名稱,on 後面接問題的致因或造成問題的人,其句型結構為:(1) to blame + 人或事1 + for + 事2,即把事2怪罪於或歸咎於某人或事1;(2) to blame + 事2 + on + 人或事1,即把事 2 怪罪於或歸咎於某人或事1。請看下面的例句:

They blamed the Americans for the failure of the talks.
= They blamed the failure of the talks on the Americans. (他們把會談的失敗歸咎於美國人)
They blamed the rise in oil prices for the big increase in inflation. (他們把通貨膨脹大幅增長歸咎於石油價格上漲)

當動詞用時,blame 還有一個片語也滿常見的,那就是:be to blame (for),意為「應 (為…) 承擔責任;該 (為…) 受責備」。例如:The students were not to blame for the fault. (那項錯誤怪不著這些學生)

當名詞用時,blame 意為「(對問題、壞事、過錯等所應負的) 責任」。這可分為兩方面來說,一是把該責任歸咎於某人,此時 blame 前面慣用的動詞是 lay 和 put;另一是某人承擔該責任,此時 blame 前面慣用的動詞是 take 和 bear。請看下面的例句:

The judge laid/put the blame for the accident on the driver of the truck. (法官把事故責任歸咎於卡車司機) – 這句中介系詞 for 和 on 的用法與上述結構相同。
We are ready to take/bear the blame for what has happened. (我們準備對所發生的事情承擔責任)

「6123」結構

這是一種句型的俗稱;由於這種句型實在太重要、太常用了,大家一定要把它學會,而且要運用自如。這種句型的基本結構為「find, make 等 6 個常用動詞 + it (形式受詞) + 形容詞/名詞 (受詞補語) + that 子句/不定詞片語/動名詞片語 (真正受詞)」。在此結構中,”6″ 是指主句中常用的 6 個動詞 (think, believe, make, find, consider, feel),”1″ 是指形式受詞 it,”2″ 是受詞補語的兩種形式 (形容詞或名詞),而 “3” 則是指真正受詞的3種形式 (不定式片語,動名詞片語或 that 所引導的受詞子句 — 這個that 不能省略)。請看下面的例句:

  1. We think it our duty to clean our classroom every day. (我們認為每天打掃教室是我們的責任) — 句中 it = to clean our…
  2. He felt it very important learning English well. (他覺得把英文學好很重要) — 句中 it = learning English…
  3. They found it difficult that they would finish their work in two days. (他們覺得要在兩天內完成他們的工作是有困難的) — 句中 it = that they would…。

Ought

Ought 這個語氣或情態助動詞 (modal auxiliary) 的否定縮寫 (後面加 to) 會產生一些用法上的問題。在美國,ought 的否定縮寫主要有兩種形式:oughtn’t 和 hadn’t ought;而 didn’t ought 主要是英國的用法,但偶爾也會出現在不夠標準的美式英語中。

Ought to 的肯定用法在表達「責任、義務、忠告和期望」,如 They ought to visit her more often. (他們應該更常來探視她);而否定用法則是對「不明智或不正確的行為提出警告」,如 You oughtn’t to talk so loud; you’ll wake the baby. (你不該這麼大聲講話;你會吵醒嬰兒的)。Ought 的否定之所以會被寫成 oughtn’t、hadn’t ought 和 didn’t ought,是因為 ought to 亦被稱為 marginal modal,亦即它同時兼具語氣助動詞和普通動詞的身份。

然而,大體而言,ought to 被認為正確的否定寫法是 ought not to 或 oughtn’t to;此外,ought to 被認為正確的問句寫法是 Ought S to…. 、Ought S not to…. 或 Oughtn’t S to…. (這裡的 S 是主詞)。

值得注意的是,在否定全寫的情況下,ought not to 中的 to 有時可以省略掉 (You ought not talk so loud….),但在否定縮寫時或在書面英語中,to 則鮮少被省略 (You oughtn’t to talk so loud….)。

複合名詞的複數

Doghouse (狗屋),ballpark (棒球場) 和icemaker (製冰機) 等都是複合字;它們的主重音 (primary stress) 是在第一音節或前面的元素,第三重音 (tertiary stress – 因為前面的字或元素可能還有次重音 secondary stress) 是在第二音節或後面的元素。這類複合字都是在第二元素的字尾加上 s 來構成複數:doghouses, ballparks 和 icemakers。Mouse dropping (老鼠屎),clothing store (服裝店),pit bull (鬥牛犬) 等複合名詞的重音模式與此完全相同,所以也用同樣的方式來構成它們的複數。

加連字號的字,如 brother-in-law (姊夫,妹夫;內兄,內弟;大伯,小叔等),mother-in-law (婆婆;岳母) 和 commander-in-chief (總司令;最高指揮官) 等等,都是在第一個元素的字尾加上 s 來構成複數:brothers-in-law, mothers-in-law, commanders-in-chief。若複合字是以 –ful 做字尾,那麼它們的複數通常是在 –ful 的後面加上 s 來構成,如 basketful (一籃,一簍,一筐之量),armful (雙臂或單臂的一抱之量),cupful (一杯之量) 變成 basketfuls, armfuls, cupfuls – 不過,我們有時也會見到 basketsful, armsful, cupsful 這樣的寫法。

Advocate general (歐盟法院的推事長),attorney general (首席檢察官;大寫的 Attorney General 乃美國司法部長或檢察總長)) 和 mother superior (女修道院院長) 等並非真正的複合字,因為它們的主重音是在第二元素;因此,它們通常是在第一元素 (即名詞) 的後面加上 s 來構成複數:advocates general, attorneys general, mothers superior。雖然 advocate generals, attorney generals, mother superiors 這種複數型態已開始出現在標準英語中,但仍屬少見且僅限於口語和非正式用法。

由上可知,一個詞到底是不是複合字,視其主重音是在第一或第二元素而定,但在書面中,由於無法判斷主重音落在那個元素,因此往往會造成混淆、產生疑義。以 English teacher 為例,它可能是 (1)「教英語的老師」,也可能是 (2) 「來自英國的老師」。要限定English teacher是表達何種意思,關鍵在於確定它是複合名詞還是由「修飾語 + 名詞」所組成的名詞片語。如上述,我們可以根據重音模式來區分上述不同結構。如果重音模式為主重音-第三重音 (primary-tertiary stress),那麼就表示 (1) 的意思,即 English teacher 是複合名詞;如果重音模式是次重音-主重音 (secondary-primary stress),則 English teacher 就是名詞片語,表示 (2) 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