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該走了」的幾種說法

以下為「我該走了」、「我必須走了」的幾種說法:

  1. I’d better be making tracks.
  2. I’d better get going.
  3. I’d better be off in a (little) bit.
  4. I’ve (got) to go (now).
  5. I must get/be going.
  6. I guess I should be going.

英文門牌號碼也可寫在街道名稱之後

我們都知道,在英文地址中,門牌號碼必須寫在街道名稱之前。例如:

The Prime Minister’s address is No. 10 Downing St. (首相的地址是唐寧街10號 – 英國首相官邸)
The President lives at 1600 Pennsylvania Ave. Washington, DC (總統住在華盛頓特區賓夕凡尼亞大道1600號 – 美國白宮地址)
I live at 2000 Taipei St. (我住在台北街2000號)

然而,如果一時寫得或講得太快,漏掉門牌號碼,事後想要做補充或進一步說明,那麼我們可以在街道名稱之後加一逗點,然後再寫出門牌號碼,或以上升語調 (rising intonation) 講出門牌號碼。例如:

I live on Taipei Street, (Number) 2000.

不發音的字母

下列字母在其後所列的單字 (當然不只這些字) 中是不發音的:

D – sandwich, Wednesday
G – sign, foreign
GH – daughter, light, right
H – why, honest, hour
K – know, knight, knob
L – should, walk, half
P – cupboard, psychology
S – island
T – whistle, listen, fasten
U – guess, guitar
W – who, write, wrong

Bi-, semi-, biannual, biennial, semiannual

當我們在時間名詞前加上字首 bi- 時,bi- 意為「每兩個」,所以 bimonthly 意為「每兩個月(的);兩個月一次(的)」(every two months),biweekly 意為「每兩週(的);兩週一次(的)」(every two weeks)。當我們在時間名詞前加上字首 semi- 時,semi-意為「一半」,所以 semimonthly 意為「每半個月(的);一個月兩次(的)」(every half month or twice a month),semiweekly 意為「每半個禮拜(的);一週兩次(的)」(every half week or twice a week)。

然而,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Bisect 意為「一分為二;二等分」;此外,還有許多以 bi- 作開頭的字,其 bi- 的意思是「一分為二」而非「每兩個」。所以,bimonthly 還有一個少見但一直令人唉聲嘆氣的意思是「一個月兩次(的)」(twice a month)。因此,良心的建議是:在使用字首為 bi- 和 semi- 的字時,最好藉助於上下文來加以界定,即使因此會造成一些累贅 (redundancy),亦在所不惜。

最後,讓我們來探討標題中 biannual, biennial, semiannual 這三個字的意思。Biannual 中的 bi- 是「一分為二」的意思,所以這個字通常意為「每年兩次的;每半年的」。Biennial 來自一個字首 bi- 的意思是「二」的拉丁字,所以這個字意為「兩年一次的」,如 biennium 意為「兩年期間」。Semiannual 意為「每半年的;半年期的;半年生的;一年兩次的」。總而言之,不管你使用哪個字,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確保句意的清晰明確。如果發現可能會有模稜兩可、混淆不清的情況發生,那麼使用 half-yearly 和 two-yearly 可能會比上述任何一個字都要來得好。

Hindrance, hinderance

Hindrance (僅兩個音節) 為現今絕大部分人使用的標準拼法,而 hinderance (三個音節) 越來越罕見,且大多數的桌上型字典 (desk dictionaries) 都不再將之列為 hindrance 的變體。Hindrance 意為「妨礙,障礙,阻礙;障礙物,阻礙物」,其後通常接介系詞 to 或 in:His stutter was only a mild hindrance to [in] his public speaking. (他的結巴僅為他的演說造成輕微的障礙);This delay has caused some hindrance to [in] my plans. (這一耽擱已對我的計劃造成妨礙)。不過,它偶爾接 of:No arthritic hindrance of movement was going to keep him idle. (關節炎造成的行動不便並不會使他閒下來)。

Geocaching – 地理藏寶遊戲

昨天有報導指出,一種逐漸風靡全球的尋寶遊戲也瘋到了台灣。這種名為「地理藏寶」的遊戲英文叫做 geocaching,而這個「新字」早在2001年就已被網路翻譯家的英文字珠璣集單元所收錄。以下為網路翻譯家對 geocaching 的說明:

『歐美有一項存在已久的遊戲跟我們小時候玩過的藏寶遊戲雷同,但他們是大人玩這種遊戲;例如,他們使用指南針和地圖來尋找被放置在偏遠地點的數個信箱中的一個。如果你找到某個信箱,你要在信箱中的一本書內留下一項訊息 (如某某某到此一遊) 以證明你已到過該地。最近數十年來,這項遊戲都被稱為 letterboxing — 這個字在 video 影片處理中,尤其是在讓好萊塢片商頗為頭痛的 DVD 轉 DivX (Mpeg 4) 技術中,也相當常見,但意思完全不同;大家都知道,如果我們將一張解析度不夠的圖片放大 (zoom in),該圖片便變得失真模糊,影片也是一樣,而這種未增加 video 的位元率 (bitrate),只是將之放大的動作就叫做 letterboxing。

Geocaching –由 geo (地球)和 cache 所組成 — 係最近興起的高科技藏寶遊戲。某人將一個內有「寶藏」的盒子藏起來;寶藏的定義非常鬆散,舉凡地圖、書籍、軟體、影片、圖片、金錢、古董、招待券、電影和演唱會的入場券等等都是寶藏。藏寶人在網站上公布藏寶地點的「全球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GPS),並邀請其他人使用 GPS 接收器來尋寶。雖然 GPS 系統的精確度可達到僅數公尺之內,但要找到寶藏仍須費很大的工夫,尤其是在市區的話;而如果「居心不良的」藏寶人將寶藏藏在水底、懸崖峭壁的半山腰或某一特別偏遠的地點,那就更難找了。如果你找到了,你必須在一本尋寶日誌記上一筆,取出 (並拿走)其中一件寶藏,並放入自己的一件寶藏。』

而根據報導,地理藏寶是一項結合戶外休閒與尋寶樂趣的活動,「寶藏」可能只是一隻絨毛布偶、一個鑰匙圈,可是尋寶過程中,可以滿足人們戶外冒險的樂趣,找到寶藏,更可以實現兒時尋寶的夢想,現在已經漸漸成了圈內最夯的活動。至今全球各地已藏了超過六十六萬個「寶藏」。這股尋寶熱,現在也已延燒來台。台灣地區目前共有兩百三十七個寶藏,玩家大約有一百多人。據表示,經常參與尋寶活動的大約卅人左右,這些玩家來自各領域,有人是資訊工程師、有人在出版業、紡織業工作,也有家庭主婦,他們平均年齡大概卅、四十歲,而年紀最長的玩家已經超過六十歲。

何謂「地理麻瓜」(Geomuggle)

「地理麻瓜」是指不知道、不會玩地理藏寶遊戲的人,這個詞源自於「哈利波特」小說中不會魔法的人,有玩家形容地理麻瓜:經常會在寶物附近出沒,擁有強烈好奇心,「但沒有攻擊性」。

Cut…in half, in thirds, in quarters, etc.

Half 是單數,它的複數是 halves,如 Both halves of the game were played in poor weather. (這項比賽的兩個半場 — 即上半場和下半場 — 都是在天候不佳的情況下進行)。然而,在表達把東西切成、鋸成或劈成兩半或兩等分時,英文是寫成 cut…in half (如 She cut the apple in half. — 她把蘋果切成兩等分), saw…in half, split…into half,而不是 cut…in halves, saw…in halves, split…into halves。不過,這一「規則」並不適用於三等分、四等分…等等,所以「她把蘋果切成三等分/四等分」要寫成:She cut the apple in thirds/quarters.。雖然 cut…in half 中的 half 必須用單數,但我們可以將此片語改為 cut…in two (halves)。

既然談到兩半,就不能不提「另一半」。夫妻在別人面前互稱對方另一半,而這「另一半」的英文叫做 better half,複數為 better halves。

酒國做英雄 酒後的心聲

國人喜歡喝酒,不僅自己喝,也勸別人喝 (勸酒);勸酒就是強迫別人喝酒,英文叫做 force others to drink。不過,說也奇怪,既然喜歡杯中物,為何划酒拳時,是輸的人喝酒而不是贏的人喝呢? 而且必須 Bottoms up! (乾杯,杯底不要養金魚)。好朋友一起喝酒,往往還未動筷吃菜就先乾三杯,”Cheers” 之聲不絕於耳。英文中稱酒喝很多的人是 heavy drinkers (就像菸抽很多的癮君子叫做 heavy smokers),而形容一個人喝很多酒、很會喝酒是 drink like a fish,即牛飲、海量。

有些人散盡家財於觥籌交錯中,弄得家庭失和、妻離子散;有些人則因喝酒,把健康的身體搞壞了,不是男性雄風不再,就是肝臟功能全毀,抑或兩者都有。因此,有人發誓從此「滴酒不沾」了,”I don’t want to drink anything with alcohol.”,千萬別只說 “I don’t want to drink anything.”,否則別人可能誤以為你連水、咖啡、果汁都不喝了。

有些人妻管嚴,凡事都在妻子嚴格的掌控中,弄得「起毛不揚」,心情經常處於鬱卒狀態,只好借酒澆愁。此時,你可以說 “My wife drives me to drink.”,這句話的意思不是「我太太載我去喝酒」( 天下沒有這麼好的事情),而是「我太太逼得我借酒消愁」。

曾經看過一本有關國際禮儀的書,提到喝酒的國際禮儀是 “After toasting the first drink, you drink yours, and I drink mine.”,意思是說「敬完第一杯酒後接下來都是你喝你的,我喝我的」。

西方人士將酒大致分成三類:1. liquor 烈酒,包括 brandy 白蘭地、whiskey 威士忌、vodka 伏特加和 tequila 龍舌蘭等;2. beer 啤酒;3. wine 葡萄酒和水果酒。另外,我們也要瞭解 cocktail 是雞尾酒、mixed drink 是調酒、liqueur 是利口酒 (具甜味而芳香的烈酒) — 值得注意的是,liquor 和 liqueur 的拼字和發音都相近,前者重音在第一音節,後者在第二音節,有興趣的人可到韋氏線上辭典 Merriam-Webster Online 查查它們的發音。若要瞭解所有酒類及相關用語的英文,可參閱網路翻譯家專業詞彙彙整單元的「烈酒和葡萄酒 (Liquor and Wine)」。相信下一次上高級餐廳時,你就能完全看懂 wine list (酒類一覽表)了。

南韓年輕上班族 近三成有 office spouse

Office spouse 這個新詞 (因為大多數字典都還沒有收錄) 早在兩年前就已被網路翻譯家網站收錄在其「英文資料庫之商業經濟金銀島」網頁中,它的意思是「辦公室配偶 — 關係非常親密但無愛情關係的同事。亦叫做 workplace spouse (職場配偶)」。而根據南韓一項民意調查,二十歲至三十多歲的南韓上班族中,約有三成的人在公司裡,擁有如同戀人或夫婦般情投意合的「辦公室配偶」。

南韓「聯合新聞通訊社」(Yonhap News Agency) 引用線上就業網站 Saramin 針對一千四百五十八名二十至三十多歲的上班族進行「是否擁有『辦公室配偶』?」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百分之二十九點四的受訪者表示「有」。

如上述,「辦公室配偶」是指在工作上相互幫忙、工作外無話不談,在職場裡情投意合的默契同事,非指「男歡女愛」的情侶。

就「辦公室配偶」對職場生活產生的影響,百分之九十五點六的受訪者認定其正面效益,理由為「能在職場生活互相依靠」或「幫助緩解壓力」等。

在二十至三十多歲上班族的「辦公室配偶」中,百分之六十八點五為「同事」,但也有「上司」或「下屬」的情況。

對於組成為「辦公室配偶」的契機,百分之四十五點八的受訪者表示「彼此談得來」、百分之四十一點八回答「一起工作的自然結果」。